张宏良:不要欺人民太甚!——评中国银行业改革开放热点问题研讨会

  • 时间:
  • 浏览:0

  808 年是中国人民多灾多难的一年。什么都有有最大的灾难有的是天灾什么都有有人祸,是把老百姓视如草芥的任意蹂躏欺辱。所谓“杀人可恕,情理难容”,“士可杀而不可辱”,讲的什么都有有生命和尊严的道理。给你剥夺他人的生命,却不都不都能能 侮辱他人的尊严。不仅士不可辱,民同样不可辱。对于崇尚天理人伦和益命尊严的中华民族来说,任意蹂躏欺辱的罪恶远远超过杀戮并有的是,什么都有有《水浒》才把唯一这么杀人的高俅钉在了历史耻辱柱上,而把历史的荣誉献给了武松等一生杀人无算的英雄豪杰。其实西方也是其他精神,“不自由毋宁死!”什么都有有表示宁死什么都有有接受蹂躏欺辱。什么都有有古往今来历代统治集团往往有的是欺压人民欺瞒人民,却很少欺辱人民,即便是恶贯满盈的德国纳粹、意大利法西斯和日本军国主义也这么突破其他道德底线,不仅对本国人民这么,甚至对侵占国家的人民也这么,日本什么都有有宣布南京大屠杀,而这么歌颂南京大屠杀,更这么组织专家学者讨伐南京大屠杀的受害者,这什么都有有底线,这什么都有有连法西斯野兽都这么突破的底线。那我当今中国金融买办雇佣的所谓专家学者却突破了其他底线,你以为众口一词地讨伐起了贱卖银行股最大的受害者——中国老百姓,大骂中国老百姓是这么理性的情绪发泄。把主人的财产贱卖掉还大骂主人不应该有什么的问题,无论是作为现代公仆还是作为旧时奴才,有的是悖逆天理丧尽天良的人伦大罪。

  中国人民历史上的过度宽容和现实中的过度忍让,造成了中国精英集团无所顾忌随心所欲地对其欺压和凌辱,逼其下岗,淫其妻女,掠其财产,卖其银行,最令人发指的罕见暴行是,逼其下岗后再骂其懒惰,淫其妻女后再骂其堕落,掠其财产后再骂其无能,卖其银行后再骂其愚昧。如可让所有那些仅仅是其他道德沦丧的不良学者的个别行为也就罢了,最近以来为了讨好后面 以升官,讨好买办以发财,个别明星学者总是上蹿下跳地叫喊贱卖银行有功论,而今你以为上升到召开研讨会的水平,形成买办、学者、媒体的联合轰炸,如可让舆论轰炸的内容已不再是贱卖银行有功论,什么都有有直接讨伐银行的主人——中国人民。过去有句话,叫做“是可忍,孰不可忍!”中国老百姓如可让忍受了世界上任何一国人民都无法忍受的空前劫难,只求给留下其他点做人的尊严,用老百姓话语来说,什么都有有给留下另兩个 “完尸”,那我老百姓就这么其他儿可怜的要求都遭到了残酷蹂躏,只能把老百姓碎尸万段不可,一定要逼着老百姓承认贱卖银行是举世瞩目的丰功伟绩,把十多元的股票几毛钱卖给外国人是中华民族历史上最伟大的收获!其他行径你以为超越了古今中外历史上的任何流氓强盗!流氓强盗好的反义词可恨,如可让古往今来,哪怕是最邪恶的强盗也这么逼着受害者承认遭受抢劫是最大的收获;哪怕是最变态的流氓也这么逼着受害妇女承认被强暴是最大的快乐(不过据博客中国报道,举办此次研讨会的中国社会科学院的学者,就以射精属于劳动为办法,提出了妓女剥削嫖客的理论。其创新贡献仅次于贱卖银行有功论。最近中国社会科学院三大惊人创新理论什么都有有:贱卖银行有功论、乱伦幸福论、妓女剥削嫖客论)。这么丧心病狂地暴虐世界上最善良的老百姓,可谓是欺民太甚!

  研讨会还是讨伐会?

  或许有人会说,那些人什么都有有表达了错误观点而已,太少看得太重。这是所有受害者总是遇到的另兩个 什么的问题,究竟是亲戚亲戚亲们看得太重,还是对方做得太绝。不错,在另兩个 健康社会里,任何人有的是权表达自己的观点,无论那些样的观点,哪怕是极端反动的观点,有的是表达的权利,只什么都有有真诚的观点,就应该得到尊重。所谓真诚的观点是指发乎于心而非出自于利,更有的是西方豢养的美国鹦鹉和买办雇佣的学界走狗。而其他银行业改革开放热点什么的问题研讨会恰恰是国际垄断资本和国内金融买办操纵的利益表演,与其说是专业研讨会,不如说是放狗咬人的讨伐会。

  作为研讨会,应该是不同观点之间的研究讨论,有点硬对外贱卖银行股例如牵扯国家利益的重大什么的问题,又是在业界学界各色人等杂陈的状况下,不如可让在所有重大什么的问题上与会者观点如同拷贝般惊人一致,即便是在皇权专制的御都能能 议上,在一党专政的代表大会上,也从未总是再次出现过全体与会人员的观点如同一张光盘上拷贝出来一样,大概在诸如价格高低例如技术性什么的问题上还是应该所处差异的。像目前其他在细节上也这么任何差异的所谓研讨会,都不都能能 说这是古今中外历史上第一次,也是人类文化发展史上最无耻最肮脏最龌龊的一幕。其实中国学者的堕落已是人所共知的肮脏事实,然都不都能能 够堕落到其他程度却超出了历史上所是算不算耻之徒最大胆的想象。在中国的土地上由中国人民养育的一群中国学者,聚在同时呼吁外国人投资中国银行一年赚取10倍的收益率太低,认为把股票以大概中国投资者十分之一的价格卖给外资仍然太高,甚至把锁定外资风险的价值数千亿元的期权分文不取地白送给外资,仍然认为外资承担了相当大的风险。如可让说连白送有的是属于贱卖,那世界上还有那些属于贱卖?如可让连白取都算不算承担风险,那世界上还有那些这么风险?人,有点硬是公众人物,为什么在么在会么会太少再都能能无耻到其他程度!

  学者卖论求荣进而卖国求荣,中国历史上不乏其人,然都不都能能 够无耻到其他程度的却是历史上绝无仅有,当初投靠日本的汪精卫也什么都有有认为投降是中华民族的唯一出路,并这么认为日本侵占中国是一件日自己吃亏中国人沾便宜的伟大改革。有点硬是在同期同样投资中国银行业的中国股民亏损三分之二的状况下,作为最高学术机构和最高专业媒体的明星学者,不仅绝口不提中国股民不应遭受的惨烈损失,反倒大肆论证外国人一年10倍的投资收益十分合理,请问这世上还有这么天理?诸位还有这么天良?尽管亲戚亲戚亲们讨好那些买办都不都能能 后程似锦,都不都能能 荣华富贵,那我亲戚亲戚亲们却丢掉了作为人的最基本的东西:良知和廉耻。这是连指使亲戚亲戚亲们的主子有的是敢公开丢掉的东西,什么都有有才驱使亲戚亲戚亲们那些丧尽天良的奴才出来祸害百姓祸害国家。或许亲戚亲戚亲们现在或将来都能能 恬不知耻地说,亲戚亲戚亲们的所作所为是奉命行事,是主子在借用亲戚亲戚亲们的学术身份,不倘若亲戚亲戚亲们的真实想法。不过在此不都能能 提醒诸位,另兩个 人做那些是阶级利益和政治立场决定的,如可让为什么在么在会么会做却是自己品质决定的;做那些反映的是立场什么的问题,为什么在么在会么会做反映的是道德什么的问题。诸位在贱卖银行什么的问题上所表现出来的极端无耻下流,恐怕连亲戚亲戚亲们的主子都能能 感到不耻。主子如可让会欣赏奴才的速率单位,却很少会欣赏奴才的卑鄙;什么都有有才有了贵族和奴才、绅士和狗腿子之间的明确分工;贵族和绅士拥有政治立场,奴才和狗腿子拥有卑鄙手段;前者往往立场反动却不卑鄙,后者往往是既卑鄙又反动。什么都有有历朝历代有的是奴才比主子更坏,二鬼子比鬼子更邪恶,然都不都能能 够邪恶到像银行业改革开放什么的问题研讨会其他程度的,却是空前绝后。

  就拿这次贱卖银行股来说,仅仅10多家银行股贱卖一年就流失上万亿财富,这么惊人的财富流失震撼了整个世界,连那些参与掠夺的外国金融机构都忍不住感叹中国太惨了,甚至连美国其他最大的操刀手都被中国财富流失的可怕惨境震撼了,于今年4月份出台了新的外资审查法案,成立了包括国务卿、国防部长、中央情报局长在内的外资审查委员会,构筑了强大的金融壁垒,出理 中国财富流失的悲剧在美国重演。这次贱卖银行股造成的财富流失有多么可怕,看看中国股市就知道了,在持续80年经济高速增长的状况下,你以为莫名其妙地爆发股灾,短短三天股市就跌去一半,大每项股票跌幅超过三分之二,市值损失116万亿,大概7年全国工资总和(按806年计),绝大多数投资者血本无归。这就总是再次出现了另兩个 什么的问题,中国经济增长的财富哪里去了?什么都有有通过其他贱卖差价落入了外资腰包。面对由财富外流造成的惊人财富浩劫,无论你是中国人还是外国人,倘若你还是自己,就会感到震惊和恐惧,那我那些顶着专家学者光环的美国鹦鹉和买办走狗得出的结论却是,外资掠夺太少中国就越富裕。在利益肩上中国学者太少再都能能堕落到其他程度你以为匪夷所思,真给你弄不明白亲戚亲们究竟是属于社会学上的道德堕落,还是属于生物学上的物种堕落。马克思那我讲过,动物只能按照本能这另兩个 尺度衡量世界,人太少再都能能按照任何尺度创造世界。估计主张贱卖银行有功论的那些专家学者什么都有有按照本能这另兩个 尺度衡量世界的低等动物,亲戚亲们自己依靠卖国走上了富裕道路,便认为全国人民有的是亲戚亲们卖国的道路上富了起来,什么都有有才会理直气壮地高扬卖国旗帜。

  其他中国银行业改革开放热点研讨会最为荒诞的地方,在于它把80年来形成的“西门庆立法”其他中国特色推向了极端。既然是讨论银行股是有的是贱卖的研讨会,参加者就只能是那些贱卖银行股的人,只能由小偷来评判盗窃是算不算属于犯罪,只能由流氓来判定那些行为属于强奸,这应该是古今中外所有社会的基本常识,倘若有的是如可让丧尽天良的人,绝太少再违背其他基本常识。那我看一下其他研讨会的名单就会发现,其中半数有的是亲自贱卖银行股的人,除了那个之后贱卖完银行股就因受贿而被判刑的中国建设银行行长之外(由这位行长身上就都不都能能 看出贱卖银行的有的是些那些人),几家大银行的官员都到了,有的银行官员即便未亲自到场,也派了几条首席“黑背”隆重参加(中国老板的格言:企业聘用经济学家权当是养了几条“黑背”。“黑背”是并有的是狼狗),从而形成了 “西门庆立法”的典型什么的问题。所谓“西门庆立法”,什么都有有由自己自己充当法官,为自己的行为选泽性质,这是古今中外从未有过的司法什么的问题,是所有立法中最荒诞最黑暗最邪恶,也是老百姓最绝望的并有的是立法什么的问题,是中国所有悲剧的最大司法根源。当今世界立法分为公众立法和精英立法两大类,毛泽东时代属于公众立法;精英立法又分为两大类,一类是世界各国普遍实行的“武松立法”,即由局外人立法;另一类什么都有有中国形成的“西门庆立法”,即由犯罪自己立法。由贱卖银行的人来讨论银行是有的是属于贱卖,结论如可自是可想而知,什么都有有那我做其他欺民太甚,太欺负中国老百姓,太把中国老百姓不当人了。

  即便在《水浒》其他集封建社会司法黑暗之大成的典型环境中,西门庆也只能是通过贿赂法官不都能能达到目的,而只能直接充当法官;高俅身为国防部长,要陷害林冲另兩个 普通军校教员,也只能通过其他法官达到目的,而只能直接给林冲定罪。而80年来中国司法改革的最大悲剧,什么都有有按照速率单位最大化原则,把罪犯和法官直接合二为一了,由自己自己给自己立法定性。其他银行业研讨会的其他参与者,什么都有有身兼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和人大常委双重职务,中国产业的陷落,中国银行的贱卖,乃至将来弄不好亡国灭种,什么的问题都出在其他双重职务上。银行是做买卖的公司,人大常委会是立法机构,这另兩个 职务放上去另兩个 人身上,就必然形成现在其他局面,银行把股份贱卖给外国人,立法机构随之叫好,甚至无论银行做那些,人大常委都能能 予以肯定,最终把全国人大常委会变成了银行的私人保安。都不都能能 说,其他研讨会最给你震惊的什么都有有“人大常委驳斥银行贱卖论”的大字标题了。作为达官名流的与会者应该知道,在当今世界任何另兩个 国家,国会议员以国会的名义参与商业银行买卖股票价格的讨论,有的是绝对不允许的,如可让肯定会被立案调查;作为国有银行官员和人大常委更应该知道,在西方任何另兩个 国家,国有银行资产的买卖有点硬是对外买卖,都不都能能 经过议会批准,这是现代文明社会每另兩个 公民都具有的基本常识。那我令人惊奇的是,那些天天以西方普世价值对抗中华民族传统价值观的专家学者,在人个 所共知的什么的问题上却绝口不提西方做法,绝口不提西方国家的国有银行是如可买卖的。粗略看一下其他研讨会的内容就会发现,恰恰是在另兩个 最关键的什么的问题上,所有与会者有的是约而同地集体失语:一是在买卖中国银行股上发了大财的那些西方国家,亲戚亲们的国有银行是为什么在么在会么会买卖的,是有的是也是以高于外资10倍的价格卖给本国人民,以大概本国人民十分之一的价格卖给外国人;二是在外国人赚取了10倍投资收益的同时,中国人赔了几条,又是为什么在么在会么会赔的,为那些在中国人血本无归的状况下,外国人仍然有十多倍的账面收益?其实,倘若把这另兩个 什么的问题摆到桌面上,银行股是有的是贱卖,什么都有有“地球人都知道”的事情了。

  看着其他与其说是研讨会不如说是讨伐会的内容给你在想,那些人为什么在么在会么会会只能把老百姓逼上死路不可。中央十七大提出要让群众拥有财产性收入,亲戚亲们就同时启动天量的外资圈钱计划和“大小非解禁”的抢钱计划,意味着 股市暴跌8个月,彻底毁灭了老百姓获得财产性收入的梦想;中央提出要实现“五有社会”,亲戚亲们就通过贱卖银行股一年让外资卷走一万多亿,彻底摧毁了建设“五有”社会的物质基础;中央提出要建设和谐社会,亲戚亲们就通过劫贫济富的办法把老百姓逼上极端,连半条活路有的是留;最近党中央总书记公开登陆被称为“左派大本营” 的强国论坛,宣布党中央十分重视网络舆论,(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99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