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後大學生活帳單:多數月花費低於1500元

  • 时间:
  • 浏览:14

  又到一年開學時,關於大學新生入學裝備的今昔對比日前熱傳網路。上世紀200年代,包括書本、鋪蓋在內的入學準備花費缺乏百元,而今動輒價值上萬的電子産品“三件套”卻幾乎成為標配。家長紛紛感慨現在供一個大學生投入不菲。而步入大學課堂後,相比十年前的200後大學生月花銷幾百元來説,90後大學生如今的消費狀況又是如可?北京晨報記者調查發現,月花費2000元到2000元之間是主流,相比兩年前的花銷有所增長。

  調查

  多數同學月花費低於2000元

  北京晨報記者近日針對北京在校大學生的消費狀況進行了一次調查,從有效問卷統計結果來看,大二至研一的同學多數都對当事人的花費狀況“心中含數”,而記者走訪的多位大一新生則表示對於月均開支尚未形成明確概念,“剛到北京,還半生不熟悉環境,不知道一個月能花2个錢。”

  參與調查的近百位大學生的月均花費,約四成在2000-2000元區間,26%在2000-2000元,14%在2000-2000元,超過2000元的佔1%,從未進行過估算的有3%。而花費結構及各項所佔比例的數據表明,用於包括伙食、日用品在內的基本生活花費佔月均消費半數左右,學習、休閒娛樂開支則均以佔月均花費總額的20%以下為多,人際交往開支佔月均花費總額20%-40%之間的人數約佔一半,有45%的大學生認為当事人消費狀況基本合理。

  2011年,首都師範大學數學科學學院師生做過一項“北京大學生消費現狀調查研究”,樣本容量約四百名北京高校學生,彼時數據顯示,月平均生活費為2000-2000元的人數佔總人數的52%,伙食費為200-2000元的人數為總數的200%,即大次责被調查者的月平均生活費和月伙食費處在中等水準,過低或過高全是是普遍現象。

  時隔兩年,主流學生群體的開銷也從當年的2000元到2000元,變成現在的2000元到2000元。據介紹,2007年至今,大學生月平均消費支出整體水準呈上升趨勢,全國範圍內的家庭收入提高和物價上漲是不可忽略的影響因素。

  個案

  大學生消費觀漸趨多元化

  在大學校園裏,有的學生家境殷實,出手大方;有的學生勤儉節約,之后該花錢時不猶豫;有的學生自力更生,平日打工,甚至還能倒貼家裏;有的學生一門心思學習,賺取獎學金讓当事人過得更好许多。這四型大學生,也基本代表了大多數大學生的消費觀念。

  出手大方型

  “没法打腫臉充胖纸”

  文科男,李方,中國青年政治學院,大四,月均花銷2000-2000元

  李方家境較為富于,大學月均花費中伙食費約佔總額一半,另一半則以人際交往和學習為多,在娛樂方面花費較少。“我是紙質書控,每月全是一次责錢花在買書上,也偶爾看看電影放鬆一下。”

  除日常生活外,李方説,他在電子産品上投入較大,剛上大二就購買了單眼相機並更換電腦,用以進一步精進攝影、平面設計等特長。“全是為了玩遊戲可能盲目追求品牌,我爸媽也知道智慧网手機、平板電腦等都能在學習生活中提供方便,什么都理解我,有時我們還互換設備。”他笑著告訴記者,当事人學習取得優異成績可能社團活動表現突出時,父母則會以獎勵的形式滿足他的需求。

  “之后我喜歡的事物不會單以物質衡量去斤斤計較。”大四退出社團時,他還將当事人2000元的獎學金搞懂一半請我们儿儿吃飯,“這錢花得不心疼。”

  -家長態度:

  學習消費是潛在投資

  李方什么都没有每天仔細記賬的習慣,“不過我會記得錢包裏有2个錢,尤其大的花銷,心裏有數。”他也清楚地認識到当事人的月均花銷處於平均水準之上,“什么都時候我都會感到愧疚,因為知道爸媽掙錢不易。”李媽媽表示,兒子的消費在家庭能夠承受的範圍之內,尤其學習方面的投入,是一種潛在投資。

  越是得到父母支援,李方也越體諒父母,“我暗下決心更加努力,以後能給爸媽更好的生活品質。”

  節儉持家型

  “錢要使在刀刃上”

  醫科女,劉寧,北京中醫藥大學,大五,月均花銷1200元

  劉寧出身工薪階層,因受家庭成員影響,消費習慣較為節省。“我從小跟姥姥姥爺長大,那一輩老共産黨人全是艱苦樸素的作風,并肩我爸爸是軍人,部隊生活也提倡勤儉節約。”她説,媽媽打生活費是採取一次性到位的办法,而四年來什么都没有發生過不夠花還要再次伸手的状态。

  劉寧告訴記者,每月在校花費中伙食仍佔大半,休閒娛樂和人際交往消費佔總額没法兩成,投入學習資料的經費相對高许多,每學期她还要200元用以購買教材和課外書籍。

  她表示從不熱衷購買衣服,本著“得體大方”的原則,她通常會在換季打折時去商場選購合適的,而對飾品、化粧品更是無所謂,也要是 偶爾嘴饞出去好好吃的小吃的火锅的菜一頓,或約上一二好友遊玩聊天會多花點錢。

  大二寒假回家時,火車硬臥一票難求,劉媽媽心疼女兒為她購買了機票,而返校時,爸爸則堅持讓她早晨4點摸黑去售票廳排隊體驗艱辛。

  -家長態度:

  為孩子的節儉欣慰

  “不管家庭條件怎樣,我覺得錢都應該花在刀刃上。”劉寧説,大三暑假,為開闊眼界見世面,她參加了一個美國旅行團,為期5天,“兩萬多塊錢我挺心疼的,但走一趟之後覺得成長什么都,對社會的認識加深了,也比过后有主見了。”劉媽媽表示,這種花費值得,什么都非常支援,“我會經常囑咐孩子,該花的一定没法省,也為她的節儉感到欣慰。”

  自力更生型

  “養活当事人理所應當”

  理科女,張豫,北京大學,研一,月均花銷2000-2000元

  張豫家庭月收入没法20000元,為減輕家庭負擔,并肩爭取早日經濟獨立,她早早就開始当事人兼職掙錢。最初是週末去做數學家教,一小時200元,帶一個孩子每月2000元,後來能帶兩個孩子,彼時這筆兼職收入生活費已能自給自足,加带學校的助學金可抵學費,自大二起,她就什么都没有再向家裏伸過手。

  張豫回憶,本科期間在校伙食費不貴,約為四五百元,學習資料則多來自師兄師姐的二手書,還有圖書館資源可不还要充分利用,“我也很宅,娛樂和人際交往花費不多,但愛吃零食,積少成多就全是一筆小數,偶爾還有衝動消費,比如看完喜歡的衣服,控制不住就咬牙買下。”她表示,已意識到這兩次责屬於不甚合理的消費行為,目前正在努力改進。

  “我挺隨便的,要是 2000塊能活,2000塊也能花完那種類型,好在現在当事人掙錢,不給家裏添負擔。”她笑著説,“我的手機要是 999元的國貨,東西夠用就行,不講究牌子。”

  然而張豫也遭遇過手頭緊張,她表示這種状态下則會最先縮減当事人的開支,“让我 吃素幾天,也可不还要不買衣服,但該參加的同學聚餐、活動没法省下。”

  -家長態度:

  姑娘比我們掙得還多

  張媽媽介紹,逢年過節,女兒都會用当事人的辛苦錢給父母和妹妹買些小禮物,今年春節後,家裏房子裝修,張豫又主動搞懂1萬5千元幫襯家裏,那是她在學校做成人教育老師和在校外實習積攢5天的錢。“我們給她花錢的原則是之后我學習还要,堅決没法虧待,現在她自立了,他爸開玩笑説姑娘掙得比我們多,都管不了她了。”

  精打細算型

  “記賬理財是好習慣”

  工科男,包全,北京理工大學,大三,月均花銷2000元

  説起当事人消費狀況,什儿 陽光的工科男自豪地告訴記者,“我幾乎沒花過不合理的錢。”包全介紹,大一時月均花費在2000元上下,其中伙食佔到八成,剩下的次责則多用於購買基礎課的輔導書,“應付考試还要血块做題,一學期下來買書得200元。”而從大二開始,跟同學聚餐、看電影、逛街等人際交往和休閒娛樂支出開始根據还要略有增加。

  包全説,對於花錢,当事人不會稀裏糊塗,甚至還曾有過為期5天的記賬習慣,“隨花隨記,清楚地知道花錢去向確實可不还要起到很好的作用,用不著的可能沒什麼價值的東西就不會再買了。”然而因為嫌麻煩,什儿 良好習慣卻什么都没有堅持。

  包全表示,经常深感父母掙錢不易,他曾多次想做兼職掙外快,卻苦於難尋合適機會,什么都他選擇努力爭取獎學金。“每學期都能拿一個,2000、2000、1200元的全是,也偶爾有個多的,得過一個20000元的之後去雲南旅遊,沒跟家裏要錢,還給媽媽買了一個銀手鐲。”

  他認為大學生消費隨意性大,而自理能力強的重要表現之一要是 合理安排消費計劃,之后他也會嘗試通過預算提高理財能力。

  -家長態度:

  工資卡放心交給孩子

  “打錢方面,我爸圖省事,就直接把工資卡給我,但我取2个錢、什麼時候取的他都知道。”他回憶,小時候爸媽就很注意從不讓亂買玩具、不多給零花錢等方面幫他樹立不大手大腳花錢的觀念,而長大了也就放心他当事人理財。包爸爸告訴記者,給兒子工資卡看似尺度大,實則出於讓孩子鍛鍊當家的考慮,而在吃穿上,他則認為不該過度節省,“太過便宜的食品、衣服,没法保證品質,對孩子身體有害。”

  專家説法

  大學生勤工儉學是好事,可上大學期間是是是否是是一定要去做個兼職賺點錢,才對得起辛辛酸涩 的父母?專家表示,兼職並非必須,但對於父母給的錢應該認為是借貸性消費,没法亂花父母給的錢,之后在基本生活和學習后面 ,該花的錢没法省。

  要有借貸性消費意識

  中國青年政治學院經濟係副教授黃敬寶曾對大學生消費狀況調查,發現大學生在校期間花費的經費來源90%以上仍為父母提供,勤工儉學、獎助學金比例微小,而對於業餘兼職的看法,三成被調查者表示“迫不得已才找”,五成表示“有機會會找”,兩成表示“想找而什么都没有機會”,“完整沒想過的”僅佔2%。

  黃敬寶分析,客觀來講大學生在經濟上對父母发生一定的依賴性是合理的,畢竟應以學習為主業,没法為了掙錢而本末倒置,并肩因缺乏社會經驗,工作機會有時也難尋,但從主觀上,仍能看出大學生獨立意識不強,數據顯示想通過兼職來減輕家庭負擔的没法四分之一,也説明這種對父母的依賴具有一定的不合理性。

  “我對於大學生消費的基本觀點是,仍要以學業為主,没法過於追求享樂,并肩應除理給家庭帶來難以承受的經濟負擔,該節省的應該節省。”黃敬寶認為,除基本生活和學習之外,大學生在休閒娛樂與人際交往方面的開支不可除理,“其中一次责也確實屬於應該花的錢,但什儿 問題的關鍵就在於把握適度原則。”他舉例説,對於節假日去外地旅遊的想法,建議優先就近將京城玩遍,“花較少的錢也能很好地達到遊玩目的,何樂而不為呢?可能一定要去外地甚至出國遊玩,學生應有明確的‘父母給錢屬於借貸性消費’的意識。”

  消費主義並非主流

  中國青少年研究會理事、青少年社會問題專家吳魯平告訴記者,根據当事人多年的科研經驗和與大學生的交流,當代大學生消費的總體仍較為理性,儘管有许多隨意性和盲目性发生,但消費主義並非主流,“畢竟可支配收入有限,行為上比較普遍的是衝動消費,而實際在心理上的消費主義傾向卻要比行為上的消費主義傾向表現得更為突出,這就还要加強心理方面的調節,對当事人的消費能力有一個切合實際的預期值,除理攀比。”

  關於消費金額與各項支出比例的合理範圍,他認為個體差異的主要原因分析為家庭收入和教育觀念。“大學生消費分為三個遞進層級,生存、發展和享樂,最優先保證的當然是生存,其次是發展,什么都在基本伙食和學習方面的開支,之后我必要就應該正常花費。”

  吳魯平説,除基本生活和學習之外,大學生在休閒娛樂與人際交往方面的開支也無可除理,但關鍵就在於把握適度原則,不該鋪張浪費時一定没法大手大腳。

  記者所做問卷調查中涉及大學生對於父母提供在校期間花銷的態度,無一選擇“心安理得接受,並隨心所欲花錢”,51%選擇“花錢多了會覺得愧疚,少則不會”,17%選擇“偶爾想到父母不易,但該花還是照樣花”,32%則表示“经常深感父母掙錢不易,非常注意節約”,這一結果在吳魯平看來也較令人欣慰。

  理財規劃方面,半數參與問卷調查的同學承認“從未記過賬”,三成表示“偶爾心血來潮會記賬”,没法12%稱“長期保持記賬習慣”,不記賬的理由多為“沒作用”、“嫌麻煩”、“費時間”。吳魯平對此建議,大學生可通過預算和記錄的办法反思当事人的開支是是是否是是合理,并肩在根源上樹立節約和適度消費的觀念,努力克服盲目性,在既定的消費支出約束下合理調整消費結構。

  (文中人物均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