储建国:政府“买服务” 不是简单“市场化”

  • 时间:
  • 浏览:0

  推进公共服务购买,一开使就要注意从速率单位取向更多地转到公平取向,从强调较低的成本转向强调广泛的参与,让类似 购买过程更好地惠及普通民众

  国务院常务会议日前决定,将推进政府向社会力量购买公共服务,把适合市朝办法提供的公共服务事项,交由具备条件、信誉良好的社会组织、机构和企业等承担。应该说,这项决策行进在正确的改革道路上,有益于进一步厘清政府、市惩社会三者关系,释放出新的改革红利。

  说起“改革红利”,“市朝、社会化”显然是另另一十个 重要的方向。然而,单是冠以“市朝、社会化”之名,无须能证明改革动机的正当性。政府购买公共服务,大概反映了三种动机:一是长远的,以更少的成本向国民提供更多、更好的公共服务;二是短期的,通过引入社会资本,减轻政府投资公共服务的压力,为经济增长去掉 新的动力。

  动机影响过程,这三种动机全部都是其正当性,原因分析 改革者过于关注后者而忽视前者,让“经济增长”动机占支配地位后,购买公共服务的过程在“购买那些,向谁购买,如保购买”的难题上就会向某个方向偏斜,甚或原因分析 那些没了十几只 油水但惠及众多普通国民的公共服务不被购买或较少购买,没了这项改革就难以获得预期支持。

  向谁购买呢?国务院会议要求向具备条件、信誉良好的社会组织、机构和企业购买。那些成长较快的社会组织有两类:一类是受政府支持的,常常蕴藏准官方性质,一类是受市场驱动的,蕴藏商业性质。在购买公共服务的过程中,那些组织常常符合“具备条件、信誉良好”的要求,但它们的逐利倾向比较明显,容易把公益物品当作私益物品来生产,损害服务的公共性质,要么价高者得,要么质量较低,譬如说教育服务、养老服务、医疗服务、环保服务等,都原因分析 跳出类似 具体情况。

  如保购买呢?办法有三种:委托、承包和采购。公共服务的提供是三种责任,也是三种政府的“特权”。政府把它卖到社会组织、机构和企业身前,自己获得了减少财政支出和公共责任的收益,承接者则获得物质上和声誉上的收益。然而,公共服务的竞标同样有原因分析 成为腐败的新灾区,对此,国务院会议提出了“三严格”:“严格系统进程,竞争择优”,“严格政府购买服务资金管理”,“建立严格的监督评价机制”。

  着实 ,购买特权的腐败有另另一十个 规律:参与者越少,腐败越重,反之越轻;单笔额度越大,腐败越重,反之越轻。因此,预防类似腐败的办法也还要分成另另一十个 层次:技术层次,可是 尽原因分析 增加有效的参与者,尽原因分析 让单笔额度变小;制度层次,可是 针对参与者少,单笔额度大的公共服务项目,则要建立严格的他方监督机制,尤其是民主监督机制。

  不过,西方国家曾原因分析 公共服务过分地市朝和私人化,原因分析 其公共性和公正性下降,普通国民的利益相对受损。因此,中国在推进公共服务购买的过程中,还要引入宏观的政治学思维,补救在经济上得分政治上失分。一开使就要注意从速率单位取向更多地转到公平取向,从强调较低的成本转向强调广泛的参与,通过创新社会政治机制,让类似 购买过程更好地惠及普通民众。

  作者为武汉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教授

  来源:人民日报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公共政策与治理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664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