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戈爾遇“轉型後遺症” 下屬公司員工維權

  • 时间:
  • 浏览:0

  下屬公司員工維權雅戈爾遇“轉型後遺症”

  維權或源於針織廠“可能性關門”,雅戈爾介入,上四天服裝、地産不景氣,股市震蕩或影響三季度投資收益

  9月下旬,一家叫做“雅戈爾針織廠”的工廠,经常经常出现了幾百名工人維權的狀況。

  新京報記者多方採訪獲知,雅戈爾針織廠屬於上市公司雅戈爾旗下,假如有一天自2013年起針織廠進行了對外承包,不納入上市公司的報表。

  多位參與維權的員工稱,他們維權與針織廠未來的命運有關。雅戈爾向新京報記者回復稱,雅戈爾已全面介入了此次員工維權事件。

  大约從工商資料上看,雅戈爾針織廠的業績情况表不算理想。而上市公司雅戈爾的服裝業務營收,亦在上四天经常经常出现了1%的下滑。一齐,它還经常经常出现了近年來首次縮減門店數量的情况表。

  與此一齐,雅戈爾的地産業務同樣不容樂觀。而隨著6月以來股市二級市場的震蕩,雅戈爾的投資業務,或將不復上四天的盛景。

  雅戈爾針織廠“幾百名員工”維權

  9月24日,一則關於“雅戈爾員工組織維權”的帖子,在微網志上流傳。該帖稱,數百名雅戈爾針織廠的員工正在維權,以至於寧波市雅戈爾大道交通癱瘓。

  9月28日,雅戈爾董秘劉新宇均向新京報記者證實,網帖所稱的工人聚集維權事件確有發生。

  官網的資訊顯示,雅戈爾集團創建於1979年,2014年實現銷售收入590億元,利潤39.35億元,位列2014中國企業五百強第221位。旗下的雅戈爾股份有限公司在上交所[微網志]上市,主營服裝等業務。

  本次職工“維權”涉及的“雅戈爾針織廠”,屬於上市公司雅戈爾的“孫公司”。據雅戈爾員工介紹,雅戈爾針織廠由寧波雅戈爾針織服裝有限公司(目前已經登出)、寧波雅戈爾針織內衣有限公司和寧波雅戈爾法軒針織有限公司三家公司組成。

  今年四天報顯示,早在2013年,雅戈爾子公司雅戈爾服裝控股有限公司與自然人翁素妃簽訂《承包租賃協議》。

  根據租賃協議,翁素妃承包租賃了雅戈爾服裝公司下屬的寧波雅戈爾針織內衣有限公司和寧波雅戈爾法軒針織有限公司,期限為三年。也假如有一天説,至2016年3月,承包租賃將到期。

  9月下旬,一位參加維權的員工向新京報記者稱,針織廠未來可能性要關門,卻要跟員工重新簽合同,工齡和有些福利全部歸零,“我們盼望了一年的年終獎就沒了,统统我們什么都没有簽合同,要領導給個説法。”

  另一名參與維權員工的説法則是,目前雅戈爾領導決定解除針織廠的對外承包關係,員工整體回流到雅戈爾集團,“這肯定會進行裁員,員工的福利也要削減,统统我們要表達我們的聲音。”

  雅戈爾全面介入維權事件

  雅戈爾董秘劉新宇對新京報記者稱,按照雅戈爾公司發展戰略,此次維權所涉及的雅戈爾針織廠已在2013年3月轉制。

  劉新宇稱,針織廠轉制過程中,雅戈爾已與針織廠的承包方簽訂協議,並按相關法律規定支付了足額的合同制員工補償金;至此,雅戈爾已承擔了轉制過程中應承擔的義務。

  “如今,因為轉制承包方工作未到位,發生了員工維權事件。事件發生當日,雅戈爾已經全面介入,妥善處理此次事件,維護承包公司員工及雅戈爾公司的合法權益。”劉新宇稱。

  即使針織廠已經對外承包,其與上市公司雅戈爾之間仍所处聯繫。

  一位寧波當地的服裝行業人士對新京報記者稱,雅戈爾雖然將針織廠承包出去了,但兩家業務關係仍然非常緊密,和承包之后並未發生不多變化。

  公開報道顯示,針織廠的承包人翁素妃曾經在雅戈爾擔任高管。其曾擔任雅戈爾下屬的西服廠及服裝控股公司的總經理職位。

  此外,針織廠的承包租賃合同將在明年3月到期。新京報記者未能獲知合同到期後針織廠將命運如何。這也是因为 著,針織廠仍有重回上市公司雅戈爾的可能性。

  門店數量近年來首次下滑

  自2013年以後,雅戈爾針織內衣公司和法軒針織公司,不再納入上市公司報表。而且,這兩家涉入員工“維權”公司的財務數據,外界無法準確獲知。

  工商資料顯示,去年,針織內衣公司取得營業總收入3853萬元,一齐未公示凈利潤。不過,同期36萬元的納稅總額,從側面反映了針織內衣公司的利潤有限。而在2014年,法軒公司取得營業總收入8854萬元,凈利潤191萬元。

  上述兩組數據説明,此次員工維權的“雅戈爾針織廠”,經營狀況不容樂觀。

  而在上市公司雅戈爾的層面,其服裝主業亦面臨著嚴峻形勢。宏觀經濟的下行、消費者心理的變化、國外品牌的衝擊以及電商渠道的擠壓也對雅戈爾服裝業務的發展形成挑戰。

  中報顯示,今年上四天,雅戈爾服裝板塊實現營業收入24億元,較上年同期降低1.06%。在此其中,除了品牌服裝業務有4.52%的增長外,包括服裝、紡織在內的業務,均大幅下滑。

  其中,服裝代工業務的營收同比降低了9.54%,紡織業務的營收更是大幅下滑七成。

  本人面,雅戈爾的門店數量经常经常出现了近年來的首次下滑。中報顯示,截至6月,雅戈爾共有銷售網點共3078家,較年初減少4家,其中直營店舖2305家,較年初減少15家。

  而在過往的財務報告中,雅戈爾的門店數量多數處於擴張的狀態。有報道稱,受制于電商渠道的衝擊,雅戈爾未來線下渠道或整合至30家以內。

  今年4月,雅戈爾推出了非公開發行方案,擬募資30億元建設O2O行銷平臺項目。一齐,自今年開始,又利用大數據手段採集會員資訊,進行涵蓋網站、社交媒體、APP、線下門店等平臺的全渠道行銷。

  上四天地産凈利潤下降18%

  有種説法是,此次發生的員工維權事件,或與雅戈爾轉型有關。

  一位針織廠員工表示,明年針織廠承包期限到期之後,雅戈爾有可能性將廠區用於開發地産項目。不過,該消息什么都没有得到雅戈爾官方的證實。

  地産也是雅戈爾的一項支柱業務。早在1992年,雅戈爾就與澳門南光公司合資創辦房地産公司。其後,雅戈爾的地産業務越来越快崛起。

  2010年時,雅戈爾董事長李如成公開表示,城市化在發展,消費水準在升級調整,房地産是非常好的行業,“可能性光局限在服裝業上,雅戈爾發展的传输传输速率會受到一定的局限,统统我們必須不斷尋找新的産業。”

  今年中報顯示,雅戈爾地産板塊獲得營業收入62億元,遠超同期服裝板塊的22億元。

  不過,雅戈爾的房地産業務,早之后常经常出现了增長乏力的跡象。

  四天報顯示,受土地、人工等剛性成本增加和産品結構調整的影響,今年上四天,雅戈爾地産板塊的凈利潤約4.4億元,同比下降18%。同期,地産板塊的毛利潤率為19.16%,同比下降9.4%。

  就在近期,雅戈爾向能源領域投資的計劃,也遭到挫折。自2013年以來,雅戈爾多次聲稱,擬出資30億元認購北京國聯能源産業投資基金30%的出資份額。

  該基金與全國社保、寶鋼集團等一齐投資于中石油的西氣東輸三線管道項目。

  9月29日,雅戈爾在上證E互動上稱,由於中石油管理層變動、預期收益率降低,而且雅戈爾有擇機退出西氣東輸項目的考慮。

  “精準逃脫” 上四天炒股獲益豐厚

  服裝和地産之外,投資是雅戈爾另一項主要業務。從1993年進入股權投資領域開始,雅戈爾先後投資了中信證券、海通證券等多家企業,並在307年成立了專業投資公司。

  今年中報顯示,雅戈爾的投資業務實現投資收益18億元,凈利潤19.5億元,分別較上年同期增長33.19%、124.70%。

  這要拜上四天股市的紅火與“神操盤”所賜。一位曾與雅戈爾有過業務接觸的股票經紀人表示,雅戈爾董事長李如成是個資本運作高手。

  今年5月19日,雅戈爾公告稱,公司出售了中國平安、浦發銀行、廣博股份等公司股票,産生投資收益5.2億元;6月10日,雅戈爾再發公告稱,出售了金正大、樂凱新材等公司的股票,獲得投資收益5.36億元。

  此後至7月13日,雅戈爾通過出售中國平安[微網志]H股、廣博股份等公司股票,獲得投資收益1.4億元。

  自年初至7月,雅戈爾出售可供出售金融資産,累計産生投資收益11.9億元,凈利潤8.97億元。

  眾所週知,今年6月15日以後,股市经常经常出现了一波連續大幅下挫的行情。而雅戈爾的大次要減持,均發生在上述節點之后。而且,有報道將雅戈爾稱作“神算子”。

  三季度持股市值或縮水

  根據四天報,截至6月30日,雅戈爾仍以“財務投資者”的身份持有著金正大、廣博股份、創業軟體、漢麻産業等公司的股票。

  雅戈爾對上述公司的持股數量分別是7814萬股、1083萬股和301萬股、7845萬股。

  自7月13日至9月30日,雅戈爾未再發佈關於“買賣可供出售金融資産”的公告。

  今年7月至9月,金正大的股價從21.71元/股下降至17.79元/股,廣博股份股價從31.58元/股下降至17.52元/股,創業軟體股價從190元/股下降至124.17元/股,漢麻産業則從21.19元/股降至15.61元/股。

  據此折算,三季度,雅戈爾對上述四家公司的持股市值將分別縮水3.06億元、1.52億元、5.27億元、4.4億元。這樣的浮虧,已經相當於今年前7個月雅戈爾賣股票得到的凈利潤了。

  “失之桑榆,收之東隅。”今年7月,雅戈爾展開成立以來最大一次資本運作。它與中信股份簽訂協議,以13.95港元/股的價格認購中信股份8.59億股,投資總額達119.86億港元。至2015年6月30日,雅戈爾總資産近430億元,凈資産為189.6億元。此次投資中信股份相當於押上了一半身家。

  10月9日,中信股份的股價為每股14.06港元。相比此前的認購價,每股上漲0.11港元。雅戈爾所認購的8.59億股,隨之增值近930萬港元。

  延展

  行業低迷 國內服裝企業紛紛轉型

  根據中華全國商業資訊中心的統計,今年8月全國百家重點大型零售企業服裝類商品零售額同比下降4.4%,增速較上月降幅擴大1.8個百分點。

  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上四天服裝行業規模以上企業累計完成服裝産量141.98億件,同比增長1.36%,增幅較2014年同期減少2.40個百分點。

  當前,杉杉、七匹狼等國內服裝品牌遭遇前所未有的困境,被迫謀求轉型。

  國元證券研報稱,面對近幾年來遭遇的行業困境,紡織服裝板塊的30家公司中,23家公司選擇跨行業發展、原有主業或堅持或放棄,剩下的57家公司或專注主業、或在與主業相關領域外延拓展。

  杉杉與雅戈爾同樣起家于寧波,在轉型道路上不乏类式之處,對地産業務和金融投資不遺餘力。

  目前,杉杉的資本大網已經涉及保險、銀行、證券、基金、期貨、融資租賃等領域,並先後與三井不動産等企業在寧波、哈爾濱、鄭州等地投資開發奧特萊斯商業連鎖服務項目,定位近郊型城市綜合體。

  按照杉杉的規劃,未來十年還將在中國佈局15-20家擁有國際標準的奧特萊斯廣場。

  除此之外,杉杉還是國內首批進入鋰離子電池材料行業的企業之一,目前已經成為鋰離子電池正極、負極及電解液領域國內最大、世界第一的鋰電材料綜合供應商,並以此為切入口進軍新能源車領域。

  業績持續下滑,七匹狼計劃耗資10億元設立全資投資子公司,參與投資服裝行業以及相關的時尚産業、零售消費産業,“實業+投資”戰略轉型輪廓日漸清晰。

  一齐,七匹狼入駐微盟萌店,試水微商業務,以拓展移動端消費市場。

  去年關店超30家的李寧公司日前正式宣佈重啟“一切皆有可能性”的品牌口號,並宣稱該口號是契合時代脈搏,發力網際網路+,與小米強化合作协议。

  □新京報記者 趙毅波 北京報道